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chapter27

作者:不姓周的老板娘字数:3872更新时间:2021-11-25 18:29:46
  谷音琪有些乱了阵脚。
  她当然知道要“做自己”,她也一直在这小小的空间内“做自己”,但是从没有人这样对她说过,而且还是这样一位露水情缘的“客人”。
  她无比矛盾,一方面她一向不相信男人在床上说过的鬼话,另一方面她又觉得韩哲这人有一定可信度,所以身体里好似有两队小人在互相扯着大绳,谁也不让谁。
  而这个时候胸腔里也是鼓鼓胀胀的,韩哲的一次次冲撞顶弄仿佛都往她体内打着气,她就像颗灌满气的氢气球想要飘上天,又被韩哲拽住绳子拉下来。
  不上不下,起起伏伏。
  更是心痒难耐。
  那根炙热总能顶弄到深处,可惜韩哲只懂抽送,没太多花里胡俏的技巧。
  上次他是半醉状态,肏弄时比起现在狠猛不少,今天他有点太保守了,龟头总会在她最敏感的那块软肉上飞快划过,却傻傻地不知道要停留,所以快感也积累不起来。
  谷音琪急得不行,再加上韩哲说的那句话,如今浑身都像有虫子小口小口咬。
  她从不寄望在客人身上能获得高潮,平时有百分之八十都在靠演,但今天不知为什么,她不乐意演了。
  她就希望,韩哲能把她弄得连床都下不来,一下床就要腿软那才好。
  “你等、等一下……”谷音琪红着脸,猛地伸手抵在韩哲小腹处。
  嗯,硬梆梆的。
  韩哲立刻停下,额头已经出了些汗:“怎么了?”
  “我教你,然后你要记得……”
  她补了一句,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想让你更舒服一些……”
  韩哲有点没明白,但还是点了点头。
  谷音琪还是第一次做这件事,她像个经验老道的老师一样,十分耐心地将自己最敏感的地方教授给尚未开窍的学生。
  而韩哲很快懂了她的意思,因为只要每一次往那块软肉上撞,那水穴就会把它咬紧一分。
  像是给优等生的奖励。
  那层隔在两人中间的薄膜也因此减少了许多存在感,湿淋淋的包裹感,让韩哲从腰椎到后脑勺麻了一片。
  最传统的姿势,只要找准角度,谷音琪也能被弄得欲仙欲死,那股不上不下的感觉很快消散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层接一层涌起的快感。
  她高高举起双臂,双腿也盘住韩哲的腰,如同藤蔓,把他缠绕在自己怀中,哼哼唧唧地说她很舒服很舒服。
  这“学生”也好学,还不耻下问:“要多快,你才能泄?嗯?”
  谷音琪压根没法回答,眼角洇落的泪水,锁骨泛起的潮红,绷紧的足弓,都是最直接的答案。
  她放任快感冲昏头脑,好让她去忽略掉心里的那些矛盾感。
  花穴一下下绞着深埋在泥泞中的肉棒,韩哲太阳穴一跳一跳,咬着槽牙忍下汹涌精意。
  之前平安夜带着醉意时所感受到的,简直无法和这一刻相比。
  确实有点要命了。
  而且他也记起,为什么那个时候会觉得身下挨肏的女孩挺招人疼的。
  谷音琪一直在流泪,眼睛像关不紧的水龙头,鼻尖也一抽一抽,像被欺负得多惨似的。
  等她稍微缓过劲,韩哲才重新缓缓抽送起来,伸手去刮掉她眼角的泪,语气里带着些许无可奈何,“水还真多。”
  谷音琪轰一声脑瓜子炸了,再开口时竟有些结巴:“你说、你说哪里的水?”
  韩哲眉毛轻挑,手掌往下,在她屁股下方接了一手水。
  湿漉漉的掌心摊开在她眼前,也不说话,那眼神像是在问,你说呢?
  谷音琪脸烫得惊人。
  她觉得得重新评估一下韩哲这人的性格。
  指不定是个披着叁好学生外皮的老流氓。
  *
  谷音琪是被手机铃声唤醒的。
  卧室里的颜色沉得更深了,几乎没透进来一丝光,门外也是。
  天全黑了。
  她猛地坐起身,心想坏了,睡过头了。
  电话是奶奶打来的,谷音琪接起,急忙道:“阿嫲,歹势歹势,我下午睡着了,一直睡到现在。”
  老人在电话那边吁了口气,关心道:“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?早上我就觉得你脸色不太好。”
  “没有没有,没不舒服,就是最近学校事情挺多的,这几天睡得不太好……”谷音琪习惯性否认。
  早上她多买了不少菜,和奶奶约好了今晚回去做饭给她吃,估计奶奶等急了。
  如果是“住在大学宿舍的谷音琪”,去奶奶住处只需要十来分钟,但“住在另一区公寓的谷音琪”,周六晚高峰去到奶奶那至少要半小时。
  “阿嫲你等我一会,我现在换了衣服就过来。”
  谷音琪着急下床,可大腿内侧像做深蹲做猛了那样酸软无力,腿下地时膝盖一软便打了个踉跄。
  身后猛伸来一手稳稳扶住她,伴着一声“小心”。
  谷音琪倒抽一口冷气,被吓得心脏都快蹦到喉咙了。
  这才想起,韩哲还在她房间内。
  韩哲的声音很低,奶奶不察异样,说:“你别着急,这么累就别过来了,困就继续睡一会,要不阿嫲做些饭菜给你送学校门口?你也能跟宿舍里的同学一起吃。”
  “不、不用……”谷音琪脑子全是浆糊,搅都搅不开,好不容易才编了个“室友们今天都出去约会了宿舍就我一人”的借口。
  奶奶没坚持,让谷音琪今晚就在宿舍好好休息,两人多聊了几句才挂断电话。
  谷音琪稍微松了口气,但她怕奶奶等会担心她,指不定还会偷偷跑到学校去,决定还是要回奶奶住处一趟。
  “我开灯了哦。”她提醒一句,摁亮卧室的顶灯。
  一片凌乱的床品又一次提醒着谷音琪刚才的性事究竟有多疯狂,她捡起落到地上的小毯子捂在胸前,脸颊有些发烫。
  韩哲赤身裸体坐在床中央,羽绒被子迭盖在腰胯上,许是因为他刚睡醒,眼神比平时还要再柔和上许多。
  “那个,我现在有点事得出趟门,你今晚要留在这还是?”谷音琪嗓子有点哑,她清了清喉咙。
  “我回酒店。”韩哲纵欲过后的声音没好到哪里去,视线往下,“你的脚怎么样了?”
  谷音琪微怔。
  她本来没打算让韩哲留下来过夜,因为这里始终是她住的地方,她希望能和“工作”分开,但听到他毫不犹豫地说出要回酒店,她心里又泛起些许酸涩。
  谷音琪你在期盼些什么?
  是不是还没睡醒?
  她在心里骂自己矫情。
  谷音琪轻轻转了下脚踝,又弯腰摸了一下:“还行,肿消了一些,没早上那么严重了。”
  韩哲下地,拾起浴巾围在腰上:“但还需要再冰敷一下,家里有喷雾吗?”
  “没呢,等会我回来时去药店买一瓶。”
  “好,你一个人去可以?需要我陪你吗?”
  谷音琪拿衣服的手一抖,忙道:“不用不用,我就是去阿嫲家。”
  韩哲直接学她说方言:“阿嫲家?住哪?”
  “在鹭林路那边……”
  话说了一半,谷音琪突然抿紧嘴。
  糟糕,说多了。
  刚才谷音琪与家人通话时讲的是闽省方言,韩哲只能抓住其中几个词,虽然他在鹭城呆的时间不长,但一些比较知名的地标还是心中有数。
  鹭林路有所大学。
  韩哲其实看不太出谷音琪的实际年龄,她有时还是一颗青涩果子,一咬下去牙齿要酸上好久,但有时又是颗催熟过度的果子,手指轻掐就会挤出汁。
  现在韩哲才知道她还在读书。
  谷音琪没主动说,韩哲也没再追问。
  衣服挂在浴室里,韩哲回去穿上,再出来时谷音琪也已经穿好衣服。
  宽松帽衫和牛仔裤,素着张脸儿,和之前在夜店酒店时见过的那个谷音琪都不大一样了。
  “加个微信吧?等我忙完后我给你打个电话。”谷音琪主动提出。
  她没忘,之后还有“误工费”要谈呢。
  “好。”
  韩哲扫了她二维码,加上后改了备注名「谷音琪」。
  谷音琪也给他改了个备注,「临时金主」。
  两人一起离开公寓,在等电梯时谁都没再提屋里发生过的事。
  韩哲不动声色看向电梯间另一边的走廊。
  魏梦晴住在那一侧,他以前来这公寓,出了电梯便直接往右走。
  谷音琪的这一侧是往左走。
  他收回视线。
  旁边谷音琪正低头忙着叫滴滴,韩哲从这个角度,能看见她头上小小的发旋。
  中午听见谷音琪说她住十七楼时他脑袋嗡了一声,种种巧合让他忍不住问一句:“谷音琪,我们以前有没有见过面?”
  谷音琪仰起头,眨了眨眼,有些疑惑:“不是在夜店见过吗?”
  “平安夜之前呢?有见过吗?”
  谷音琪眉心微拧,想了下,“我没什么印象,你是觉得在哪里见过我了?”
  韩哲也没在记忆里找出她存在过的痕迹。
  叮一声电梯到了,韩哲轻轻摇头:“没事,是我记错了。”
  谷音琪叫的车就在这附近,很快来到接客点,上车前她朝韩哲扬了扬手里的手机:“我们等下微信上谈一下,反正你还会在鹭城呆上一两天吧?”
  韩哲想到手机里被他忽略的未接电话和微信信息,还是点了点头:“应该是的,明天还想再去医院看看那位店员。”
  “哦哦,这样……”
  谷音琪还想说什么,滴滴司机打断她:“阿妹,这里不能临停的,我得开了。”
  韩哲挥了挥手:“你先走吧,微信联系。”
  谷音琪点点头:“好,你自己小心。”
  韩哲不禁扯起嘴角,轻笑一声:“你才要小心,尤其右脚。”
  昏黄路灯像蜂蜜浇淋在男人发顶,谷音琪发现,这是韩哲第一次对她笑。
  脸颊又烫了下,她咕哝一声“拜拜”上了车。
  韩哲扬手拦住一辆出租车,把登机箱放进后排座,人绕到副驾驶位坐下。
  司机问他要去哪,他看了眼前方,载着谷音琪的那辆小车已经驶出一段距离了,但要追的话还是能追上。
  他正想跟司机说跟上那辆小车,这时窗户被“叩叩”敲了两下。
  “韩哲?”
  韩哲侧过脸,看清来人后按下车窗,对车外的女子打了声招呼:“梦晴。”
  视线移动,韩哲眼神渐冷,看向魏梦晴身后不远处、上次说他是“外卖小哥”的那个男人。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