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H拳交未遂…

作者:哈密瓜味的鱼字数:3022更新时间:2021-11-25 18:11:58
  简洁的卧室隐藏在漆黑的夜幕,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向屋内交缠的身影,炙热的呼吸依旧是邹琁所熟悉的,可陌生霸道的粗鲁却令她颤栗
  她被迫倚靠在门框,双手被禁锢在头顶,脖颈间作恶的头颅让她不自觉抬起下颌,两条绳线自她漂亮的唇角自然垂落
  是了,那颗在她后穴塞了一天的暖玉,又被乐霖塞进了她的口腔,她紧紧的含着,尽管唇舌落在肌肤的触感伴着牙齿撕咬的疼痛,也不曾将玉吐出
  身上的衣服也被乐霖撕的七零八落,衣裤半褪在腿窝,小穴处插入一条有力的大腿,贴着还未湿润的肉唇狠狠的碾磨,被蹂躏无力的女人颤巍着睫毛,借着月光看向一旁的化妆镜
  月色朦胧,她看不清二人的神色,但她这般被控的姿势,莫名的让她觉得羞耻,像是被丈夫怀疑出轨,被强迫检查身体一般
  此念头的涌现,让邹琁猛然想起那个令她恐惧的地下室,她抗拒的摇头,摄魂的瞳孔不断阔张,无尽的寒冷加上黑暗致使她浑身发抖了,冷汗渗过额头让她冷艳的神情沾染了些怯懦的讨饶“不要…”
  不要这样对我,乐霖…
  含物的模糊讨饶于乐霖而言有着别样的诱惑,让她不禁心软,可一想到刚刚那般令人窒息的处境,她漆黑的眸子瞬间下沉
  既然邹琁喜欢让她置身于黑暗,让她只能这样名不正言不顺的操有她,那她就满足这女人
  她忍下心疼,咬牙将邹琁翻了个身,压下她的腰乱撞一通也没能插入不能分泌汁液的后穴
  白日的精液显然已被肠胃吸收,而拇指粗的暖玉又不够扩张,昂扬的欲望在撞击中被刺激的愈加坚挺,婴儿小臂粗的肉身跳动在暧昧的空气中,如暴虐的紫龙一般对着不让它舒爽的后穴释放着自己的威严
  邹琁不争气的身子屈服在肉身的淫威下,如破碎的娃娃般被无力抵在门框肆意玩弄,不堪的处境并未缓解她心中的恐惧
  月光下,美人垂目,长长的睫毛挂着一层晶莹的液体,娇软的后穴被撞击的又痛又麻,她颤着手去安抚乐霖暴躁耸动的腰肢,含糊道“我先帮你舔,嗯…”
  先舔再插,向来是两人做爱的流程,而乐霖也一直享受被邹琁用嘴儿伺候的感觉,可今夜的乐霖却不想这样,能被邹琁用嘴儿伺候,还不是因为不给她插小穴!
  一时间,长久以来积压的怒气与不甘如火山一样爆发,她一手捏着那颗敏感的阴蒂揉按勾弄,一手掐着她的腰操入紧致的小穴“用这张嘴给我舔!”
  强烈的快感如电流般涌过全身,阴蒂的强烈刺激不禁让酥软的女人想要放声呻吟,可顾着嘴儿里的玉,她只能咬着唇让情欲从喉咙与鼻腔发出“嗯~嗯嗯…”
  嗲嗲的,有些像乖顺的小女人,这般姿态勾得乐霖呼吸愈重,她环着邹琁的腰肢推着她去床上,边走边操又要把握力度不刺破她的膜,爽,偏又没爽透的感觉激得她红了眼,将邹琁压跪在床边,就发了狠似的操她
  “嗯…嗯嗯…”边走边操的羞耻让保守的女人瞬间红了脸,穴肉在步伐与肉身的磨擦中愈发骚痒,迷离的双眼水润润的看向前方,任由乐霖将她摆成后入的姿势,站在床边狠虐自己的小穴,填满她的空虚
  敏感的小穴被操虐的汁液肆溅,如堵不住的泉水般涌向床铺,洁白的床单被浸染了一摊,乐霖红着眸子看向暗深的水渍,那神色,好不可惜
  她揉着邹琁的奶子,似无意般扫了眼女人紧抓床单的修长指节,晦暗不明的眸子顿时闪过一丝邪念
  “嗯…”邹琁既要抬着胸口给乐霖玩奶子,又要压低腰肢方便小乐霖的操干,累却舒爽的快感让她不禁放任自己沉沦在名为乐霖的情欲中
  却不知猛然被少女拽去一只手,不稳的前身蓦地栽向前方,胸口与脸深埋在床褥间,失了支撑的身体顿时像摇曳在湖中飘荡的小船,只由那坚挺的肉身操得她来回摇摆
  如此无力还击,任由玩弄也罢,乐霖拉着她的手摸向了两人的交合地带,又烫又硬的肉身扑哧扑哧的操入小穴,进出之间每每滑过她细腻的手掌,羞人的触碰让邹琁顿时红了脸,只觉那处发烫般下意识的挣扎起来
  可乐霖哪会如她意,娇软的小手贴在交合处,如手淫与操穴同时进行般爽得她头皮发麻,她嘴角噙着笑,发亮的眸子死死的盯着邹琁白花花的屁股,一掌下去便打的它花枝乱颤
  乐霖看的心动拔处肉身,饿狼似的啃向邹琁的蜜臀,又白又软入口即化,香嫩可口,让她怎么吃都吃不够
  灵巧的舌尖扫过蜜臀的每寸肌肤,将其纳入口中肆意嘬玩,肌肤战栗的酥麻让邹琁浑身发颤,深埋床褥间闷闷的呜呜声不知是呻吟还是求饶,好听极了
  离了她掌控的手指垂落在床面,这一视觉体验让乐霖很是不爽,她又拉着邹琁的手摸向被她操得又红又湿的小穴,软嫩多汁,可为了浸染后穴,她都不舍得喝几口
  再次被迫触碰自己的私密处,湿哒哒的淫液正凭着直接的触觉告知着邹琁,她刚有多动情,强烈的羞耻冲击着她的理智,不堪的情绪让她如火烧般,燥热难忍,仅有的理智让她紧握着拳、摆着臀,不肯如乐霖所愿
  乐霖也不在意,一脸享受的啃吻在她白花花的屁股,拉着她的拳头沾着穴口的汁液不断的送向粉嫩的后穴,如此来回间让她泛着绿光的眸子闪过一丝狡黠,待感觉邹琁的后穴足够湿润时,便尝试拉着她的拳头塞入诱人的后穴
  今晚,她想玩玩新花样~
  “嗯…疼…”粗暴的开采痛得邹琁倒吸了口凉气,小乐霖再粗,也抵不过一个成年女性的拳头,何况这穴今夜还没被操干过,她再也含不住口的玉,挣脱了乐霖的禁锢
  可拳入穴口的视觉过于刺激,乐霖神色贪婪看着眼前红润的屁眼,情欲的涌动刺激得她回味般舔了舔牙根,抵着邹琁的大腿根,压着她的腰,哄诱道“好邹琁,让我看看你这处能吃下一个拳头不,你想想,让拳头进出在你的肛门,那感觉肯定比我鸡巴操你还爽~我们试试吧?嗯—?”
  说着她的拳头便碾磨在了邹琁的后穴,似在伺机而动闯入她的后穴,乐霖疯狂的念想令邹琁恐惧,吞下她的肉身已是极限,每每被她操完,后穴都要火辣辣的疼上一天
  若让拳头进去,且不说她能不能接受这样的性爱,只是想想那痛辣辣的后果便让邹琁抗拒不已,真那样,她大概会死在乐霖身下
  强烈的恐惧让邹琁浑身发颤,瞪大的瞳孔全力的抗拒,常年的疏冷的性子让她即使求饶也不显示弱“我不要,你敢…”
  又是这般高高在上的威胁,仿佛每次能压着邹琁干,都是这女人给的赏赐般,她允了,她才能操得到她,才能操得爽她
  乐霖怒睁着泛红的眸子,胯下的欲望随着她的粗喘一涨一涨的,她不顾女人的强烈反抗,压着她便想强行将拳头怼入肛肠,享受一下拳交的快感,可紧致的后穴却不那么容易被进入
  身下抗拒的身体与邹琁痛心的惨叫更是惹得她理智渐回,可施虐未遂的心理又让她不禁恼羞成怒“逼也不让我插透,后穴也不给我玩尽兴,你就好好留着你这逼给你稀罕的人玩吧,我他妈不玩了行吧!反正你从我身上下去转身就能和别的男人订婚,老子他妈也不稀罕了…”
  她嘴上说着硬话,心里却想的是刚刚失心疯了才那么对邹琁,不知道有没有伤到她,她起身去开灯,却被身下的女人一把拽住肉身,随即进入了熟悉的口腔
  乐霖僵硬在原地,瞬间红了双目,因她感觉到身下的女人浑身颤抖着,不知是怕的还是疼的,可仍努力的用唇舌讨好着她,而那颗颗滚烫的泪珠,每落在肉身一次,便如火点一般灼伤她一次
  这是邹琁,第一次在她面前落泪
  她大脑一片空白,许久后才僵着手去抚摸邹琁的头顶,可女人的身子一顿,随即将她的肉身含的更深,乐霖只觉脑海间似有什么砰地炸雷一般,而硝烟弥漫全是刺向她的利剑,她咬着唇看向身下娇小的女人,哽咽道“邹琁,你就会折磨我…”
  让我爱而不得是你,让我抓心挠肺是你,让我心疼也是你…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