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栾然x席商沉06:你想逃婚

作者:吃甜少女字数:3008更新时间:2021-10-13 16:54:48
  订婚那天是个阴天,一大早就雾蒙蒙的,天空灰灰淡淡,沉沉的色彩闷得发慌,前一天还下过细雨,这种天气不少见,只是跟婚事扯上关系,就让人觉得意头不好。
  两边的宾客都是生意上来往的人,还有些关系不错的同学朋友,重要的亲戚是一个没见着,栾苏青从不认为父辈那些私生子是她的亲人,再往上数,栾家那些老辈年纪都大了,舟车劳顿,犯不着为了个说不准解除婚约的订婚宴赶来首都,至于席商沉那边,爷爷在医院,还有个老死不相往来的二叔,也没有亲戚需要请。
  这场订婚宴,放眼望去,没有亲朋好友,只有生意,整个一大型名利场聚会。
  栾然作为这场宴会的主角之一,早早地起床做妆发,化完妆她就叫造型师出去了,她不习惯换衣服的时候有人在,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穿礼服,把栾嫣发给她的超长语音听了一遍。
  栾嫣是她的双胞胎姐姐,双胞胎有没有心灵感应栾然不知道,但她姐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疼她的人之一,也只有她姐发来的这么长的语音,她有心情听,栾嫣没说什么,无非是工作忙,不能来参加她的订婚宴,叮嘱她照顾好自己,如果不喜欢席商沉,千万别给他好脸色,不行就逃婚算了。
  别人关心的是这场订婚宴能不能完美举行,只有栾嫣,在乎她高不高兴。
  栾然听完就笑了,给姐姐回了条语音:“姐,你放心,我跟席商沉就是互利共赢的合作关系,哪天我要是不高兴了,保证逃婚去投奔你。”
  她房间的大门没关严实,走上楼的席商沉正好听见她要逃婚的话,脸色立刻沉了下去。
  不过一秒钟的功夫,席商沉调整好神色,拎着手提袋推开了门,非常自然的忽略掉敲门这回事。
  栾然背对着他,毫无察觉,席商沉一进来看见的就是她的美背,她穿着那条丝绒刺绣红裙,黑直长的头发烫成蓬松的卷发,挡住她半边侧脸,但从她白皙修长的颈子看下去,蝴蝶骨精美,玉背犹如春水,藕臂在身后系着带子,线条优美动人。
  因逃婚二字产生的不悦感,也在看见这幅美景后慢慢降下去了点,席商沉脚步轻轻悄悄地走到栾然身后,他故意和她贴得很近,看了看房间里有没有坚硬的东西,确定不会撞伤后,他精准的计算了角度。
  然后,席商沉陡然开口道:“你想逃婚?”
  栾然受了惊吓,猛地转过身来。
  席商沉离她太近,两人撞了个正着,栾然穿的是高跟鞋,没站稳,身体向前倾,头碰了下他胸膛,赶忙扶住他手臂,自己站稳了,席商沉却顺势往后倒……
  自己倒地不算完,还非得带一下栾然,手掌搂着她光滑的后背,不偏不倚的让她摔在自己胸口,另一只手刻意又随意地弄乱了她的头发,蓬松卷曲的长发挂到他衣扣上,叁两下就缠紧了,栾然想起身都起不了,只能以一个别扭的姿势趴在他胸前,仿佛被他抱在怀里似的,暧昧不清。
  栾然暂时顾不得头发,气恼道:“你进我房间做什么?还不敲门,我正在换衣服!”
  “敲了,你没听见。”席商沉脸不变色心不跳。
  栾然信他才怪,这男人要没一肚子坏水,她就不姓栾了,他好端端站在那,她自己也站稳了,还能摔倒?
  席商沉的手掌还在她背上,摸着她光裸的背部,肌肤相贴时体温所带来的滚烫,让栾然的小脸都烧红了,栾然维持着这个怪异的姿势不能动,一动头皮就扯得疼,席商沉搂着她坐起来,两个人就以这种暧昧的姿势坐在地上。
  “让席总当光浩的老板真是屈才了,你应该上街,把碰瓷事业做大做强,或者直接出道做演员。”栾然气呼呼的暗讽道。
  席商沉一点都不着急,修长的手指慢吞吞地解着头发,越解越乱了也无所谓,装作听不懂的样子道:“栾小姐冤枉我了,我是被你撞倒的,给你当人肉垫,现在胸口还有点疼,身为我的未婚妻,难道不该安慰我一下?”
  栾然抬起头,这男人还敢跟她装可怜!
  但他装起可怜来,挺好看的……栾然不说了,闭上嘴安安静静等他解头发。
  席商沉正大光明的开小差,手上虽然是在整理她的头发,可他的眼睛压根没往扣子上看一眼,他在肆无忌惮的观赏着栾然,她羞恼的小表情,恨不得打他的小动作,想怒又忍回去的小眼神,每一个,都鲜活可爱。
  离得太近,他炙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脸上,那种滚烫的温度,扰得栾然心跳加速,小声嘟囔道:“席商沉,你能不能快点……”
  席商沉一点都不想快,一点都不想做什么温文有礼的绅士,他想放纵,低声道:“栾小姐有没有听过一句话?男人不能太快。”
  栾然听得懂他的调戏,他分明是个流氓败类!唰的一下,脸红都蔓延到了耳朵,白腻的颈子上也透了层薄粉,可爱诱人。
  视线顺着她绯红的颜色游走,席商沉发誓他不是故意的,可他的目光还是停留在了她的丰盈性感的娇乳上,怪她的身材太火辣了,胸前两团白皙的奶儿硕大惹眼,挤着惑人的乳沟,从他过高的角度看去,风光大好,大片大片白嫩嫩的乳肉。
  席商沉从不标榜自己是正人君子,他只是会让别人对他产生一种好人的错觉。
  在这一刻,他的坏心思疯狂地涌了上来,所有的热火汇聚到小腹,再靠近一些,他就可以捕获她红润的双唇。
  席商沉在很努力的克制,尽量让自己不要酿成大错,可他发现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,像跳进了一片深海区,无休止的下沉,拉拽着他坠落,并无法挣扎。
  呼吸急促了,栾然不知道他的想法,但是她知道自己过快的心跳是不正常的,她眼睫颤抖,咬了咬唇,心一横,把他的手抚开,自己拽着头发和扣子用力一扯,干净利落,几根发丝就断了,缠绕在他衣扣上。
  栾然起身穿好自己的礼裙,席商沉怀中还留有她的余温,她跟席商沉保持在五步的距离,亮亮的大眼睛瞅着他,可警惕了,眼里写着紧张与恼怒,隐约可见一点羞意,道:“再不出去我妈真以为我逃婚了,你进我房间做什么?”
  该怨他的自制力,把来的目的都忘了,好像一看见她,其他的事情,就显得没那么重要了。
  席商沉将掉在地上的手提袋拾起,袋子里装着一双红色平底鞋,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席商沉就注意到她不喜欢穿高跟鞋,后来每一次席商沉都会为她准备一双平底鞋,这次的订婚宴也一样。
  他蹲下身道:“脚抬起来。”
  栾然紧张地把脚往后缩:“不用……”
  席商沉二话不说直接扣住了她的脚踝,把她脚上的高跟鞋脱掉,纤细莹润的小脚握在他手心,再亲手为她套上平底鞋。
  他是唯一一个知道她不喜欢高跟鞋的人。
  栾然的喜好向来是由不得自己的,母亲要她做什么,要她穿什么,她必须严格去执行,包括高跟鞋,她活了二十五年,没有一天是自己做主的。
  “在我妈面前穿平底鞋,她会生气的。”栾然低下眸子,凝视着席商沉,他刚刚的使坏,她好像也没那么讨厌……
  栾苏青的威名席商沉略有耳闻,他抬起头,对上栾然凝视他的目光,温柔地笑了:“鞋是我带来的,如果她要生气,也是对我生,让我去承担她的怒火,不就好了?”
  栾然的脸红褪不去了,她双颊还在发热,小声道:“这样好像有点对不起你。”
  席商沉眸色一深,静静地看着她,他唇边的弧度渐大:“没有对不起,我很乐意为栾小姐效劳。”
  阴沉的天空好像突然明朗了,光从云层中穿过,细碎的金灿洒满窗台,一切都变得暖意洋洋,今天的订婚宴不是阴雨,是长达多年的,第一次放晴。
  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  小橙:我也想亲来着,她不让
  甜甜:你整啥呢?
  小橙:偶像剧里摔跤都有接吻定律,我们凭什么没有?
  然然:?
  甜甜:ouo那你去演偶像剧吧,自己投资自己拍
  小橙:……
  甜甜:ouo嗯,今天加更~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